喵語~
一直往前,直到遇到停下來的理由~

話說~在這年代遇到詐騙集團一點都不奇怪~

喵遇過許多種招數,也真的被詐騙過~

但是,那種偷接警察局或者公家機關電話然後詐騙的倒沒遇過...

這天...就在喵為了工作焦頭爛額的早晨,沒想到詐騙集團也這麼早就開始出沒...

剛復活的PHS竟然顯示了06開頭的來電,喵疑惑了一下接起來

「喂,請問是XXX小姐嗎?

「恩,我就是」

「小姐,我這裡是台南市總警局,我們有個案件要請你配合調查。」

(喵心想...這八成是詐騙集團...不過看新聞這麼多次,喵實在很想知道他們的台詞,於是很有耐心陪講)

「請問是什麼事情?」

「妳方便什麼時候過來配合調查一下嗎?」

「不好意思,請問是什麼事嗎?」 (此時,喵同事越討論越high,背景出現office常見的嘰哩呱啦聲)

「小姐,妳那邊很吵,我們這個是有錄音的,請問你什麼時候方便安靜一點,我再跟你聯絡。」

(是怕有太多智囊團幫我,不會上當嗎?喵開始有點不耐煩~真是不乾脆的詐騙集團)

「我在上班,沒辦法不吵吧!到底是什麼事情?」

「你在上班很忙,那還是等你下班再打給你?」 (喵已經快要爆炸了,真有夠沒重點的)

「不用了,到底是什麼事情你快點講。」

「喔,那小姐你認識XXX嗎?」

「不認識」 (沒啥耐性的喵已經開始用透露出不爽的語氣冷冷回答)

「喔,那小姐你12月X號有來過台南嗎?」

「我已經很久沒去台南了!!」

後面還是繼續沒重點,喵為了考考這詐騙集團有沒有做功課,

假裝很有誠意問了一下警局地址,還有回電打幾號,找誰,

結果,真還算是有點準備的詐騙集團,跟喵即時上網查的資訊是一致的~

不過,喵還是很沒有誠意要配合調查...被喵問完一堆問題後,詐騙仁兄終於又搶回發言權

「小姐,那你什麼時候方便過來配合調查?」

「ㄟ~我不確定耶...」(哈~喵一點想配合誠意也沒有)

「那明天可以嗎?」

「怎麼可能!我還要跟我主管請假,你也知道現在景氣這麼差,我怎麼敢說請假就請假~」

「這件事很重要,我們要釐清你是嫌疑犯還是受害者。」

「我知道啊,可是我人在台北上班耶!怎麼可能說請假就請假,請假也要我主管准才行!」

後來,這位仁兄跟我抬槓這麼久卻一點進展也沒有,可能也累了,停了五秒竟然語重心長地說...

「唉~小姐~我看你就好好上班好了」

「蛤???」 (喵還在一頭霧水的錯愕中)

「我說你就好好上班就好了,我是騙你的

「現在是怎樣?」 (喵還沒回神)

「我是說真的,我真的是騙你的啦!」

「那~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啊就整天打電話也打得很累,找個人聊聊天好了」

「是怎樣,經濟不景氣,所以你們業績不好要打更多電話喔!」 (喵竟然跟詐騙集團聊起來了(@__@|||)

「嘿阿!不過,小姐,我剛剛跟你說的真的是有發生過的喔,你自己要小心一點」

(是怎樣?現在是角色錯亂,詐騙集團變成165反詐騙專線了嗎?)

「喔~」

「我是說真的,不是騙你的,剛剛那種情況真的有發生過,你真的要小心自己的資料!」

「恩~」

喵也不記得有沒有說掰掰,只是一掛電話,喵還真是哭笑不得,竟然被詐騙集團道德勸說!!??

還真是有良心的仁兄,可能是剛出道的菜鳥,良心還沒被狗啃完。

不過,從頭到尾都沒有提到錢,這樣是哪門子詐騙?

雖然很無釐頭,但真是很鮮的經驗,可惜的是,喵還是沒打聽到詐騙手法...

歡迎大家分享各種詐騙手法,讓喵有點警惕,不然哪天喵被拐了都還不知道~

不過,拐到完全沒身家可言的喵,也算詐騙集團倒楣...( ̄▽ ̄#)﹏﹏

唉唷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每個縣、市數百個犯罪家族(每一家族以兄、弟、姐、妹,男、女、老、幼三代同堂,九族成員,一個家族以上百人計),總計上萬名歹徒。
    當地犯罪家族分散30-50人,以化整為零3-5人一小組,分散打帶跑的方式,365天每天或到外縣市集結,並更換不同地點,散居每個縣、市四週,集團化與全省其他縣市犯罪家族相互串聯,長期接力賽跟蹤民眾住家及生活作息,並偷拍、騷擾、破壞、恐嚇為業。這些好吃懶做家族歹徒【(包含同時數對帶著小孩的夫妻檔、惡劣的情侶檔,少女三人組,載著工具、物品的可疑機車歹徒。穿國中、高中制服男、女生,坐在路旁改裝機車上的小混混、小太妹(疑是飆車族成員),可惡的懷孕的婦女或懷孕的夫妻檔,各種車站拖著行李箱的少女,【(中年婦人背著嬰兒、或帶著小孩、或帶著未成年兒子或帶著剛成年女兒,或帶著老人聯手偷拍或強拍)(其歹徒丈夫躲在暗中或開著車埋伏其他地方,相互用手機聯絡,神不知、鬼不覺的跟蹤)】。及站牌等車與各種路口騎著腳踏車,男、女及行徑惡劣老人。歹徒數支手機及人手一隻長鏡頭相機,並貼近被害人身後偷聽、偷窺、偷錄、偷拍,蒐集個人,及家人、親朋好友、手機、家用電話、銀行及郵局存款、密碼,家庭成員等資料,再以被害者的資料或曾經消費過的商家名義,針對個人從事各種方式詐騙(如算命、賣藥、分期轉帳、婚外情勒索,侵入住宅偷竊‧‧‧等。請勿輕易回答不名陌生來電各種問題)。
    在住家門口及各種公共場合(含郵局、銀行,醫院,公車站、捷運站,公園、夜市、菜市場,火車站,機場,碼頭,高速公路出入口及休息站、風景區,百貨公司,大賣場,每間超商,公家機關,住家停車場及全省停車場都有男、女歹徒長期24小時輪班埋伏,以便跟蹤或聯絡共犯竊車)或其他公共場所內、外等,長期滯留路旁盯銷,的中、下階層或遊民,數十名歹徒家人,(公眾場所民眾勿低頭滑手機,並請注意身旁無所事事陌生人,及路旁或十字路口東張西望,打手機男、女歹徒,當您提款或於商家消費時,女歹徒及共犯便出現在您身後。並請提防半路出現之帥哥、美女或陌生人,並勿將手機或家用電話借予他人。公共場所或公家機關辦事時,請勿大聲朗讀手機或自家電話,以免電話號碼外洩,再由其他女共犯打電話,用郵寄(試吃、免費或超值東西)的方式,直接取得被害者住家電話、地址等資料,省去接力跟蹤手續,或由其他男共犯打電話以黑道的方式恐嚇取財(或派男、女歹徒,以檢查瓦斯或其他各種名義,直接勘查被害者家庭內部人員與設施)。
    這些上萬名歹徒家族,散居在縣、市每個社區,或租屋在公寓或大樓裡,以裡應外合的方式趁住戶不在家時,在三更半夜,故意不關大門或開啟大門由外面共犯歹徒潛入偷竊或偷裝置汽機車追蹤器,每天24小時在被害者家門口、旁邊或對面,在每個叉路口,用陌生不同的老人、女人、小孩、遊民在所有人群出入口。以路邊相互等人、等車、蹓狗、抱小孩、懷孕夫妻檔、聊天、流動攤販、24小時坐在超商看報的方式,長期輪流派不同人,埋伏跟蹤守候,白天路邊各種車輛,人坐在裡面佔據路邊停車格,等到被害者出門,再以手機聯絡埋伏四面八方,其他機車或汽車、計程車歹徒,接力賽跟蹤(有些叉路口車輛熄火,黑玻璃搖上疑是空車,但人躲在裡面,每個縣市日、夜間則以數百輛計程車,分散停在每個路口,不作生意或相互聊天),並聯合在每個公共場所出入口,或在騎樓及坐在路旁無所事事滑手機(不用做事就有飯吃),上、中、下階層,鬼祟、惡劣的戴口罩男、女、老、幼,(以line的方式,同時聯絡數十人,並用耳機神不知鬼不覺相互聯絡),以跟在身後緊迫盯人方式跟在被害者身後(含用婦女偷偷跟到被害者到銀行偷窺被害者保險箱),再以手機聯絡四面八方歹徒,以四周包抄的方式用手機或相機偷拍,或直接聯絡前方歹徒貼近臉上拍,再上傳被害者相片給其餘共犯,或十餘歹徒分散四周,並手持長鏡頭相機偷拍,或數人以大型腳架長鏡頭攝影機,在被害人每天必經之地埋伏,假裝採訪方式直接偷拍,以全省數十萬歹徒,在每個叉路口或轉角處以輪流接力賽方式跟蹤(可以數千人接力賽,從屏東跟蹤到基隆再跟蹤回台東及國外,再跟蹤回屏東,並每天派不同歹徒,在住家門口24小時守候、恐嚇,任何國家任何地方都有數萬台灣共犯)將個人及家庭成員作息查的一清二楚,再交由當地歹徒配合其他縣市歹徒作案。
    ※民眾請勿上網貪圖購買,任何打折、便宜、低於市價任何物品,因為低於市價,民眾會爭相購買,並且自動送上個人資料。但那可能是歹徒以釣餌的網站。專為直接竊取個人家用電話、手機,甚至信用卡等資料的網站。再交給共犯打電話詐騙。便宜或免費手機甚至可能被植入竊聽、或定位軟體。
    再每天用不同歹徒,打手機用銀行貸款(地下錢莊貸款)、賣茶葉、購買未上市股票、少女剝皮酒店、海外投資房地產等吸金手法。同樣方式騷擾、恐嚇,並由外縣市數千歹徒以手機、家用電話,數萬通網路自動傳真騷擾住家電話的方式,或當被害者每到國外或每天到全省某一定點,就由當地歹徒手機通報當地集團首腦,再傳亂七八糟無俚頭簡訊恐嚇被害者已被24小時長期跟蹤(歹徒以王八機或電訊公司門號傳送),持續數年騷擾,甚至亂訂披薩、亂送瓦斯)(民眾上大陸網站便可了解大陸很多民眾,家用電話被歹徒長期騷擾數萬通的惡劣行徑)。再跟蹤到無監視器處時,以數百男、女歹徒,每天輪流以汽、機車衝撞(甚至小轎車於高速公路行驶中由後方卡車急速超前,並在小轎車前方丟下大石頭或鐵條、鐵片),或用樣方式以陌生歹徒,製造各種糾紛,或用各種莫名奇妙理由毆打被害者家人、婦人、老人或小孩,聯手共同霸凌(含全省歹徒網路共同霸凌)。連警察局門口都有歹徒及車輛埋伏(警察及其家人都同樣遭到跟蹤、威脅)等到作案再由其他外地數十位未曾出面歹徒下手(犯罪成員經營各種行業,並每天散居每個路口及便利商店,其餘男歹徒或在檳榔攤、網咖或酒店待命,並以line聯絡,數分鐘集結四面八方數百名歹徒,其他四面八方數百女共犯則在旁監視、掩護)。
    (數百歹徒接力賽跟蹤,一起集結圍堵,再由最後7.8人動手殺死,數百人皆為共犯與該殺人者同罪屬結夥殺人罪) 。但這些應屬共犯家族的數十萬歹徒,卻異常囂張,明目張膽盯梢及跟蹤埋伏住家門口,恐嚇且有侍無恐,因為他們家族人數龐大,且認為只跟蹤不會觸法,從來沒人被繩之以法。